泽维尔天赋学校优秀毕业生

EC/all铁/贱虫/GGAD 想动他们请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哈哈哈哈哈

居然炸裂:

全家福∠( ᐛ 」∠)_
宝宝穿的超少女的

大概盖哥和老邓头的爱情 也算得上是

兰因絮果

到底意难平

完全不理解黑凤凰编剧 脑子有泡吗

在谷大微博看了一下黑凤凰的剧透 我他妈想要暴打黑凤凰的编剧 教授分明是最爱护学生的 他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保护变种人让他们不受伤害 现在为了自己的名利可以让好几个学生去冒生命危险执行任务 大家去谷大微博可以看到 教授的台词 我看的又生气又无奈 这他妈 同人这么写都是要被骂死的吧 编剧炸了

【EC】西西里的美丽传说(6)

1 2 3 4 5

============================================

Charles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暴风雨还是没有停止,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分辨不出时间。他收拾好自己后下楼,Erik正在厨房里忙活。

“早上好,Erik。你昨晚睡得好吗?”他愉快地问道。

楼下的人身子一抖。听到Charles的声音,Erik的脑海里马上浮现了昨晚的那个拥抱。“天哪,我昨晚到底在想什么!”他暗暗的想,然后转过身来给了Charles一个僵硬又尴尬的微笑,“是的,谢谢关心。”

Charles似乎并不介意。他轻快地走下楼来,靠在他身边往锅里瞅,“所以... ...我们今早吃什么?”

Erik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避免两个人的肩膀相亲相爱的贴在一起。“冰箱里剩下的食物。吐司,炒蛋配咖啡。”

Charles转身靠在流理台上,“所以暴风雨还不停止的话,我们两个会饿死在这儿?”

“Well,没错。所以请你省着吃。”Erik回答,他想伸手去拿盐,但Charles正好靠在那儿。“能把那边的盐递给我吗?”

“嘿,我哪儿有那么能吃!”Charles不满地嘟囔着,转身取了一罐白色的调味品递给Erik。

“这是糖,小少爷。”Erik叹了口气。

“但他们长得都一样!”Charles狡辩道。“这还有两罐一样的东西,所以哪个是盐?”

Erik只好认命的走过去自己拿。

Charles正好在这时转过身。

他们两个人贴得实在有些近,鼻尖都快要碰到一起了,两人视线短暂的相接。

Charles脸颊红了红,然后赶忙站直了身子,举了举手中的调味罐。“是这个吗?”

“哦,是的。”Erik这才将目光从Charles脸上移开,丢了魂一样接过Charles手里的罐子。

这天早上,两人安静的吃完了一顿咸得简直无法下咽的早餐。

 

早餐过后,两个人各自坐在沙发上看书。别墅书房里的书大多和金融有关,大概是对书的内容不感兴趣,Charles很快就枕着沙发背睡着了。他睡得很熟,樱花色的唇微微翘起,大概是做了什么美梦。

Erik取了一条毯子,轻轻地盖在Charles身上。他盯着沙发上的熟睡青年,觉得自己心跳得飞快,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

“他真好看。”Erik心里想到。

 

Charles醒来的时候,Erik并没有注意到,他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杂志。

Charles偷偷看着身侧沙发上的男人,他有着深邃的灰绿色双眼和雕刻般的脸庞,黑衬衣的领口微微敞开,袖口整齐的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肌肤。

Charles的脸又红了,“天哪,他真性感。”他在心里赞叹。

 

Erik起身去倒咖啡的时候,才发现Charles已经醒了。

“要来点儿吗?”他朝Charles晃了晃手里的杯子。

“哦,好的。谢谢。”对方回答。

Erik端着两杯咖啡回到客厅,将其中一杯递给Charles。

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室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咳咳...”,Erik清了清嗓子,“所以...你原来来过陶米尔纳吗?”

“额...这是第一次... ...”Charles回答。

“到陆地上来。”他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我也是。”Erik说道,然后他停了停,“我猜,等雨停了,我们可以一起到处逛逛?Emma说这里的景色很漂亮。”

“等雨停了我就要回到海里去了。”Charles想着,决定拒绝Erik的请求。他看着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Erik,话到嘴边却成了,“当然了,我很期待。”

“哦,GOOD。”Erik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虽然表面显得很平静,但他的内心此刻简直是在过狂欢节。

屋里又安静了下来。

 

Charles转头看向窗外,“雨势好像小了?”

“是吗?”Erik站起来走向窗边,“大概是快要停了。我试试能不能打通Emma的电话。”

 


“hey,是你吗Emma?”Erik的声音传来。

Charles心头突然涌出巨大的恐慌感。


【EC】西西里的美丽传说(5)

我的妈呀,我简直太慢热... ...

------------------------------------------------------------

“你到底是什么人?”Erik阴骘的盯着Charles,声音好像一把尖利的刀子。

Charles大脑一片空白,“我...我捡到的。”

“捡到?在哪里捡到的?”Erik继续追问道。

“就在......就在救你的那天,在那个岛上。我碰巧在沙滩上看到的。”Charles回答。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

Charles的心跳得飞快。


过了片刻,他感觉到攥着自己衣领的手微微松开了。Charles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发现Erik的神色有些不对。他伸出一只手握住Erik的手腕,“Erik,你还好吗?”,他低声问道。

“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Erik松开他,然后握紧了项链。

“这没什么... ...这个项链,对你很重要?”Charles问道。

Erik没有回答,他仍旧阴沉着一张脸,起身向二楼卧室走去。

 

那晚救下Erik的时候,Charles并不知道这项链对他有重要的意义,于是毫不顾虑的将项链取走当做纪念品,但正因如此,才导致Erik今天的失控。

Charles内疚极了,他不知该如何弥补自己的过失。

他紧紧地盯着二楼卧室的房门,希望Erik从里面走出来,然后告诉他没事了。

但卧室里安静极了,没有任何动静。

 

傍晚的时候,外面的风更大了。

Erik躺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母亲最后的声音,“Erik,今天要乖啊... ...”

他的拳头越攥越紧,项链还握在手里,似乎要陷进肉中去。

“Erik,你睡了吗?”敲门声打断了Erik的思绪。

他不想回答。

门外的声音又问道,“我可以进来吗,我的朋友?我很担心你。你没有吃晚饭,你饿不饿?需要我给你做点什么东西吗?我是说,虽然我会的不多,但如果你需要的话... ...如果你不饿... ...”

Charles喋喋不休的说着,仿佛里面的人不开门他就会一直讲下去。

Erik没有办法,只能起身打开房门。

门外的青年无视了他阴沉的眼神,将端在手里的的东西向前举了举,“不饿的话?要不要下盘棋?我在书房找到的。”

Charles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写满了“求求你,可别拒绝我。”

“好吧,就只下一局。”,Erik侧身让Charles进来。

 

他们在桌子上摆好了棋盘,二人专注的下起棋来,一直没有说话。

Erik棋风霸道猛烈,近乎暴力的杀法在初时几乎不可抵挡。Charles则稳健温和,他另辟蹊径以退为进,在Erik野蛮的步法中生存。

“你赢了。”棋局结束后,Erik对Charles说道,“你的棋艺很好。”

“你也不赖,输给我只是因为心不静。”Charles回答,“你在愤怒,我的朋友。因此你不得章法。”

“是因为那条项链吗?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 ....和我讲讲它的故事。”Charles将桌上的威士忌打开,倒了一杯递给Erik。

Erik犹豫了,他从未将这件事告诉过任何人。

Charles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喝了一口,“Erik,你很强大。你的愤怒会让你变得更强,但同时也会将你自己置身险境。你需要找到愤怒与平静中的一个点,让它不会再次伤害到你。我可以帮你。”

“怎么?你不但是个保镖,还兼职心理医生?”Erik低低地笑道。

“Well,我告诉过你我对心理学很有研究。”,Charles盯着他,“老朋友,我是认真的。”

Erik低下头喝了一口酒,“在我十五岁那年,我的父母死于一场车祸。德国警方在检查完案发现场之后告诉我这只是意外事故,但我知道并不是,因为这枚硬币。它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质地和图案都很奇怪,不可能是我父母携带在身上的。但没有一个人相信一个小孩子说的话。因此这些年我一直把它戴在身上,进行私下调查,但除了知道这枚硬币属于艾德曼金属之外,再没有别的消息了。”

他顿了顿,声音微微颤抖,“我的妈妈... ...她是我见过的最温柔的女人。她...她那么好... ... 在意外发生的那天早上,她还在拥抱我,亲吻我的脸颊,然后目送我离开家去上学,为什么... ...”

“哦,Erik,”Charles走过来蹲下,然后紧紧拥抱住了Erik,“我的朋友,我很抱歉... ...这所有的事... ...”

他的脸颊靠在Erik的肩膀上,Erik明显感觉到了一阵湿意。

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这些事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而Charles,他们仅仅认识了不到24小时,为什么他会不由自主的把这些秘密告诉一个陌生人?但他此刻不想去思考这些,他把原因归结于Charles那双温柔的可以抚慰人心灵的双眼和那棉花糖一般的嗓音。他伸手抱住Charles,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黑夜里,两个孤独的人彼此拥抱,彼此交流,彼此理解,彼此给予温暖。

----------------------------------------------------------------

我回来啦~

因为改了大纲 所以好多地方都要重写。。。


【盾铁】【ABO】There is no future(预告)

当未来学家不再相信未来,我们还剩下什么?

我叫Hope,是一个变种人,大家都叫我“织梦者”。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一种令人恐惧又令人向往的能力。我可以为深陷绝望的人编织一场完美的梦境,让他们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如果他们愿意继续留在梦中,就要用剩余的寿命做交换。
多讽刺。HOPE,没有给任何人带来希望,而是带来一场死亡。
我经常替人织梦。他们有的人失去父母亲人,有的人失去爱人孩子,有的人失去梦想希望。这些人无法忘却现实中的痛苦折磨,因此来恳求我为他们编织一场美妙的梦境,让他们能够再次拥有曾经失去的,无法挽回的一切。在此之后,他们往往心甘情愿的把剩余的寿命送给我。
只有一个人是例外,其实他本来是愿意用剩余的寿命做交换的,他笑着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大概也活不了几年了。倒是你这个小姑娘比较吃亏。”
但就在织梦仪式开始的前几秒,一位独眼黑人制止了这一切。他们低声交谈了几句,我的主顾便决定离开了。
“Sorry,not TODAY.”他对我说。

他叫Tony·Stark,亿万富翁,花花公子,科学家。
他更喜欢称呼自己为未来学家。
每当拥护者提起他时,他们更喜欢称呼他Iron Man。
他是个大英雄。
———————————————————————-
第一次写ABO好紧张😓但其实并不会有多少肉
ABO只是为了两人分手时更虐😓😓(我大概是有毒...)但大概,据我初步大概这不会BE。
这个织梦者设定,来源于华胥引里的女主人公君拂。前几天在B站翻到了自己很久之前点赞的华胥引的视频,是宋凝和沈岸篇,当时就觉得织梦这个梗好适合盾铁!!!
大家有没有兴趣看🤟🤟🤟
还有 有没有撞梗😂😂
请评论🤗🤗🤗
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话,大概过几天就会开更😘

【EC】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情人节小甜饼,一发完)

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梗,笑死我了。

原梗地址 https://weibo.com/6358506115/G2XD0g5B3?from=page_100505635850611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18616603494

假装醉酒整人叉教授X实力懵B送命万磁王

 

Erik早就为他们这对儿苦命(???)的爱情鸟规划了一天的浪漫情人节行程。

他计划早上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出现在泽维尔天赋学校门口,上午和Charles去看一场罗曼蒂克的电影,然后去早就定好的饭店享受情人节午餐,然后回家。下午在家里下棋谈心,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傍晚的时候亲自为Charles准备一顿烛光晚餐,晚上就干个爽。

但在2月13日晚上,Erik得知,小教授答应了替Logan上下午的历史课,好让他和小队长去约会。

Erik很委屈,他想报复社会。

 

于是在情人节当天的上午,万磁王就带着一众兄弟会成员浩浩汤汤的到泽维尔天赋学校门口要人了。他先是威胁学校方面如果不交出X教授就让所有的学生们升天然后去挂金门大桥,hank教授出面协商,表示教授在完成下午的课程后可以暂时租借给万磁王。Erik拒绝,并扣留了Hank教授,继续表示如果X教授在中午之前不露面就拔光Hank的毛。

于是在上午10:30,Raven教授吃人的目光下,X教授宣布学校停课半天。然后又在妹妹犀利的眼刀里把自己洗涮干净去门口交换人质。

 

Erik喜滋滋。

Charles接过那一大捧快把他上半身遮住的玫瑰,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于是他决定整一下Erik。

 

他先是乖乖地按照Erik的计划完成了午餐、下棋、谈心和烛光晚餐这三个步骤,并且特意在晚餐时喝得晕乎乎的。

醉酒之后的小教授眼神迷蒙,脸蛋粉嫩嫩的,嘴唇上泛着诱惑的水光。

Erik决定马上就开始下一个步骤。但是就在他兴致勃勃的准备吃掉软乎乎的Charles时,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发话了。

“Erik,现在才七点多钟。我想看小猪佩奇。”

Erik懵B了。老子裤子都脱了,你他妈竟然想看小猪佩奇???小猪佩奇是谁,比我好看吗???但没有人,我是说在坐的任何人,可以承受得住醉醺醺的小教授的眼神撒娇。

“求你了Erik,我真的很想看小猪佩奇~”Charles星星眼发射。

“额,我们可以明天再看。”Erik试图抵抗。

“求你了Erik,别这么无情~”Charles星星眼再次发射。

Erik只能从床上爬起来,下床打开电视调出小猪佩奇,他甚至好心的去厨房给Charles准备了一些小甜点。

这只是一个开始。

 

Charles满足的靠着爱人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粉色小猪。然后抛出了第一个送命题。

“Erik?”

“怎么了?想要喝水吗?”

“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Charles偷笑。

“当然了。”

Charles撑起身体,用那双美得出奇的蓝眼睛盯着Erik,缓缓地张开嘴唇,“你告诉我,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wuwula?”

“wuwula?谁是wuwula?” Erik疑惑的问道。

“回答我,你喜欢谁?”Charles接着问。

Erik明显有些不知所措,“Charles,我没听懂。Wuwula是谁,我们两个认识吗?”

“呵,我算是看明白了。”Charles答道,“你真冷酷,Erik。”

Erik:???

“查查,你喝醉了。乖乖看电视吧。”Erik尝试安抚“喝醉”的Charles。

“不!你一点都不爱我!Wuwula只是我随口说的,但是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看到这个问题,你的第一反应应该是说‘当然是喜欢你啦!’,而不是去问那个愚蠢的wuwula是哪个扑街仔,懂吗!”Charles说完这段话,就翻身离开了Erik的怀抱。

Erik持续懵B中。他反应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明白爱人的逻辑,但还是倾身上前抱住了显得有些委屈的小教授。

Erik低头亲了亲怀里人棕色的卷发,“对不起Charles,是我反应太慢了,但你知道的,我最爱你。”

Charles继续偷笑,他过了几秒种才委委屈屈的转过来,一双眼睛水汪汪的。“那你嫌弃不嫌弃我腰上的小肉肉?我差到极点的生活能力?我明明知道你的洁癖,还喜欢到处吃零食,把碎屑搞得到处都是。”

“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的,charles。你腰上的肉软软的捏着很舒服,你不需要多强的生活能力,我会一直照顾你,你喜欢在哪儿吃零食都可以,我会打扫干净。Charles,I want you by my side,FOREVER.”Erik以为这段话一说出来,小教授会感动的痛哭流涕,然后他们就可以干个爽。

但Charles更委屈了。“我就知道你骗我!昨天我问你我是不是胖了,你还说没有!今天就说我肚子上有了赘肉!男人都是骗子!”

Erik这下彻底陷入了迷茫。“Charles,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 ...无理取闹?”

“Hey,你才无情,你才冷酷,你才无理取闹!”Charles甚至用上了在youtube上看到的琼瑶式排比句。

“好吧Charles,你今天真的喝醉了。我想我们今天谈论不出什么好结果了。”Erik起身穿衣服,“我不想接着在这惹你生气,等你明天酒醒了我再来看你。”

Charles有些慌神,Erik真的生气了?“你,你去哪儿?”他问道。

“回兄弟会。”Erik背对着他回答。

“你生气了?”

“怎么会?我永远不会对你生气。”Erik穿好衣服,回过身在爱人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

“别走。”,Charles拽住了Erik的衣袖,“别离开,Erik,我没喝醉,我只是故意逗你。你知道,为了报复你今天上午在学校门口搞出的那个大场面。”

Erik的脸色有一点僵硬。“今天是情人节,你知道我计划很久了,Charles,但你还是答应了Logan去替他上课。我们平时都太忙了,我很难拥有你完整的一天。我真的很期待今天的约会的。”

“Erik,对不起。我不该不考虑你的感受就爽约,也不该故意戏弄你。”Charles有些内疚,“你想要什么补偿?我是说,ANYTHING.”

“Angthing?”

“没错。”

“那就不要再浪费现在的时间了!!!”Erik咆哮着化身为狼。

于是最后他们还是干了个爽。

 

此处省略10000字的细节描写。(没错,老万的本领足够写10000字)

 

 

后记

1.第二天,Charles没能起来完成上午的课。他在中午才勉强爬起来享受了Erik送饭到床的服务,小教授委屈巴巴的扶着自己酸痛的后腰想“我他妈脑子有泡吧竟然想要整场面人万磁王???”

 

2.Logan成为了本次事件的替罪羊而被万磁王在金门大桥上挂了整整一个星期。

小队长揉了揉已经疼了好几天的腰,默默的给万磁王点了个赞。

 ========================================

和刚才写的盾铁相比,简直甜出天际!!

所以。。。过几天来一发盾铁小甜文吧~~

我就是传说中的甜文少女

【盾铁】成人童话


成人世界的童话,就是没有童话。

他们的恋情开始于2012年,在纽约大战之后。无数次的争吵和僵持,无数次的理解和让步是两个人的爱情催化剂。他们每一天都浴血奋战,但仍然拥有彼此。
他们的恋情结束于2016年,在联盟大战之后。争吵和僵持总有一天无法妥协,成为两个人爱情的冷却剂。他们得到了片刻安宁,却永远天各一方。

2018年2月14日,情人节
Tony再三犹豫后还是没有用那部手机拨出那串已经牢记于心的号码。
他已经许久没有酗酒了,协议签署之后的每一天都很忙碌。他忙着应付媒体和政府官员,忙着训练新的复仇者,忙着史塔克工业的科技研发工作。
他一直把和他的事藏在心里,但今天是个例外。
Tony破天荒的喝了许多酒,在恍惚之中睡着了,然后他梦到了他。

他梦到了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他们恶狠狠地盯着彼此,无情地吐出刺痛人心的话。
“没有了盔甲,你算什么?”
“你只在乎你自己。”
“你就是个试验品,罗杰斯。”
“你所有的一切不过来源于一瓶血清。”

他梦到了他们的第一次相知。
他耗尽了所有燃料从黑洞中落下,被浩克一把接住放在了地面上。
他记得睁开双眼后那个人脸上的笑容,温暖又灿烂。他活了四十多年,这是他第一次发现,被人关心和惦记的感觉这么美妙。大概从那一刻开始,他就不自觉的把那个人放在眼里,记在心上。

他梦到了那个人的第一次告白。
纽约大战之后,他的PTSD极其严重。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是在黑洞里的那个场景。那种什么也抓不住,什么也无法触及的感觉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呼吸。
那个人把他搂进怀里,温暖的手拂去他脸上的冷汗,然后额头相贴,他在他耳边呢喃“Tony,我爱你,我永远也不会离你而去。我会把你和所有的痛苦伤害隔绝开来,我会让你永远开心和幸福。”
他抱紧了那个人,他相信了。

他梦到了他们的第一次接吻。
就在那年的圣诞节前夜,纽约下了很大的雪。
复仇者们都呆在大厦里,Jarvis把温度调得高了一些,整个大厦里暖洋洋的,散发着蛋酒和烤火鸡的香气。他们窝在一起看了《真爱至上》,观影途中,Natasha躺在旁边的沙发上踢了踢他的小腿,示意他爆米花已经被Thor和Clint吃完了。于是他站起来去厨房拿新的,随便再给自己倒一杯热巧克力,那个人跟了过来。他用疑惑的眼神盯着他,大兵涨红了脸,伸手指了指头顶的槲寄生。
他们交换了一个散发着巧克力香味儿的吻。

他梦到了两个人决定同居时的情景。
那个人保守极了,就连接吻都要小心翼翼地征求他的意见。他一直以为他们会按照那些少女电影的情节来恋爱。约会,拥抱,接吻,求婚,最后同居。所以当那个人答应他的同居请求时,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Tony,你太不让人省心啦。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你,你从不肯好好吃饭,总是偷偷喝过量的咖啡,还不好好睡觉。”
“嘿,老妈子。那不如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 ...好,今天晚上就搬怎么样?”
???

他梦到了他们恋爱之后的第一次冷战与和好。
Tony忙着改进复仇者们的武器,在工作间忙到了凌晨两点钟。咖啡因和重金属音乐让他在工作时保持专注,但在工作结束后让他头疼不已。
他强撑着身体回到了他们的卧室。
那个人说,“J提醒了你五次,我亲自去地下室找了你三次,工作就这么重要,让你废寝忘食?比你自己的身体还重要?”
他头痛欲裂,没好气的反驳他,“你是我妈妈吗?你有什么权利管我?”
然后他们开始争吵。
那个人指责他作息不规律,爱吃甜食,不参加集训课,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行我素。
他回答,“我就这么不好?那干脆分手算了!”
那个人一愣,然后愤怒的甩门离去。
他也愣住了,坐在床上好半天才回过神。“这算分手了吗?”他心里想,有些后悔自己没过脑子就说出的话。
几分钟之后,那个人回来了。他半跪在他面前,用蓝色的狗狗眼盯着他向他道歉,“对不起,tony。我很担心你的身体,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他俯身拥抱住了他,“我以后会更注意一点儿的,大兵。”

他以为他们会永远这样下去,就像那个人许诺过的一样。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一起死于战争,或者疾病。

他梦到了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西伯利亚的风冷极了。
他的面罩被掀开,额角的鲜血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看不清那个人脸上的神色。
盾牌高高的举起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自己的头部。
胸前的蓝光灭了。
盾牌被扔下了。
他走了。
他忘记了他的誓言,他带走了他的一切。

Tony在清晨的时候醒来。
他盯着窗外升起的太阳,将手机抛了出去。
六年前被那个人打开的钢铁之心,于2018年2月15日彻底的关闭。

他走出了大厦,等待钢铁侠的人群蜂拥而至。
他如往常一样露出了Tony Stark式的笑容,俏皮的回答每一个问题,向着远处的崇拜者抛出一个又一个飞吻,和漂亮的女记者调笑。
什么都没有改变。
————————————————————————
今天在b站看了一位太太剪的盾铁真相是假,妈的就被虐的很惨,于是想报复一下社会。
emmmmmmm
Happy V’s Day🤟🤟🤟
超级萌盾铁 但总是感觉悲剧才是两个人的结局 但我他妈是甜文少女啊!!!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EC】西西里的美丽传说(4)

预警:OOC严重/人鱼查X总裁万/超级慢热(大概是因为老万情商低???)

稍微蓝色大海的传说设定/俏皮小人鱼和霸道场面万的恋爱日常

--------------------------------------------------------------------------

“你真的成年了?你是Emma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挖出来的?”Erik狐疑的盯着眼前的青年,他看上去又小又弱。

“呃... ...当然了先生,我今年21岁。我其实...挺厉害的?”Charles一边心虚的说着假话,一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他终于鼓起勇气对上男人的视线,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可信一点儿。

Wait... ... 这个人,怎么很眼熟?

我的天!是自己从海里捞出来的那个高个子?!

“嘿!是我救了你!”他脱口而出。

Erik挑了挑眉,看着眼前忽然间又慌张起来的青年,“你救了我?你是说...你在那条搜救艇上?”

“搜救艇?对,搜救艇!”Charles长出了一口气。

“Fine,救命恩人。那我也要打给Emma询问一下,我并不认为...呃... ...你这个样子足以做保镖。”Erik走到沙发旁边的电话旁,准备打电话给Emma。

Charles试图阻拦,“先生,现在天还没亮,Emma肯定还在休息,您可以等天亮了再打!”

Erik当然没有听,他播出了电话,但是没有拨通。

“怎么回事?”,Erik放下电话朝着落地窗走去,暴雨还在下着,“难道是大风刮断了电话线路?”

“肯定是的,先生!您瞧,外面的雨有多大!”缩在沙发上的青年快速的答道。

“那好吧。Charles,我现在需要去吃点东西,你不需要在沙发上守着我,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去二楼的客房再睡一会儿。另外,小英雄,你不需要这么紧张,叫我Erik就好了。”Erik走进了厨房。他听到了背后的青年用愉快又放松的声音说,“谢谢你,Erik。你真是个好人!”

 

Erik吃完东西就走进了书房,他试图找到方法联系Emma,但猛烈的暴风雨毁了电话线和网络。于是他合上电脑,望着窗外的大雨出神。他的手死死的握成拳,指甲似乎都要陷进肉里。

 

这样的天气,可真像那一天... ...

 

不知过了多久,书房的门被敲响了。

“Erik,你在里面吗?”Charles温柔的声音传进来。

Erik终于回过神来,“是的,请进吧。”

门打开了,一颗棕色的小脑袋探了进来。“嘿,你还好吗?你的声音听上去有些... ...”

“谢谢关心,我没事。”Erik打断了Charles的话。

“那就好,恩... ...你饿了吗?”Charles用那双蓝眼睛盯着Erik。

“并不,我刚吃过东西没多久。如果你饿了的话,冰箱里有吃的。请自便。”Erik回答。

“呃... ...那些点心和零食都被我吃完啦!”蓝眼睛看起来更无辜了。

“那还有意面什么的吧?你可以自己煮一点?”

这下好了,蓝眼睛似乎要滴出水来了。

Erik突然就明白了这个小家伙来找他的用意。“你不会做饭。”这次是肯定句。

 

Erik有些困惑站在厨房里搅拌意面,然后抬头看了看坐在餐厅里甜甜的朝他微笑的Charles,他看起来乖巧极了。但Erik还是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情况,Emma究竟为什么会留下他给自己当保镖。难道他天赋异禀很会打架?

他把盘子放到Charles面前,“吃完后记得洗碗。”

“谢谢你,Erik!你真是个好人!”上帝啊,又是这句话。

Erik不得不承认,Charles的蓝眼睛和动听的嗓音简直让他发不出火来。

 

吃完饭后,Charles毫无形象的躺在了沙发上,然后揉了揉自己鼓鼓的小肚子,“好满足啊~”。他转着一双眼睛朝四处看了看,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足够吸引他的注意力。

于是Charles转头看向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Erik,“Erik,你在看什么?”

“杂志。”Erik头也没抬的回答。

Charles倒是有些好奇,“什么杂志?讲什么的?”他吃力的探过身来,伸长了脖子,试图和他一起看。

Erik无奈的抬起头,“只是金融专栏而已。”

Charles大概是觉得有些无聊,于是躺了回去。但只是安静了一会儿,他就又探过身子兴奋地和Erik说话。“你知道吗,我对遗传学和生物学可有研究啦!你有兴趣吗?我可以给你讲讲!”还没等Erik回答,他就接着说了下去,“你知道智人吗?也就是人类的祖先。他们存在于大约20万年前,起源于东非... ...”

Erik听得头疼极了,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人类的起源,但Charles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激动着比划着,时不时还要扯扯Erik的衣袖,问他听懂了没。

Erik敷衍的微笑着,不经意的瞥见了一个东西从Charles的衣领里露了出来。

他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他猛地拽住Charles的衣服,险些将他拉下沙发。

Charles有些迷茫的看着Erik,“怎么了?”

Erik将他脖子上挂着的东西摘下来,“这个,你从哪儿拿到的?”

Charles听到Erik用冰冷的声音的问他。

--------------------------------------------------------------------

TBC... ...

为啥Emma和狼叔冒着大雨也要离开别墅???

为了给低情商老万制造机会啊~~~

为啥老万心甘情愿洗手作羹汤,不介意查查穿他的衣服睡他的床,还自己给查查圆谎???

因为查查长得美啊~~~

没错,所有的BUG都可以用查查长得美来解释